文化遗产保护 :挑战与对策——2016联合国第八届全球大学校长研讨会综述

2016年05月09日 15:14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方 辉

山东大学博物馆馆长 方 辉

    2016年4月11日至13日, 为期三天的联合国第八届全球大学校长会议 (UNGC, Global Colloquium of University Presidents) 在耶鲁大学举行。 此次会议的主题是 “文化遗产保护: 挑战与对策” , 发起者是美国6所著名的常青藤高校——布朗大学、 哥伦比亚大学、 纽约大学、 普林斯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耶鲁大学, 并由耶鲁大学主办。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亲自到会并作了主旨演讲。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出席会议并做公开演讲。 来自全球25所高校的校长、 学者代表和4家研究机构的代表出席会议, 并对会议发起者倡议的成立 “全球高校文化遗产保护联盟”表示支持。 山东大学、 西安交通大学作为中国高校代表应邀出席会议。

  会议的背景与前奏

  正如博科娃总干事所说的那样, 联合国一向重视文化遗产的保护。 目前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已达1031处, 而且大都得到了遗产地所在国家和地区政府的格外关注和资金支持, 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 但从目前国际热点地区的形势和此次会议的主题便不难知晓, 全球文化遗产保护正面临巨大挑战, 会上会下听到最多的词汇是 “危机” (Crisis)、 “灾难”(Disaster)这样的字眼。 可以说, 此次会议正是在全球文化遗产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危机背景之下召开的, 人类社会不但要迎接挑战, 还要拿出应对之策。作为整个联合国第八届全球大学校长会议的前奏,11日和12日上午的专题讨论实际上是在做铺垫和暖场活动。

  文化遗产的危机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有不同的表现方式,但毋庸置疑的是,当今的冲突和战争是造成文化遗产危机乃至文化危机最为直接的祸首。11日会议首日的第一场专题讨论主题便是“危机中的文化遗产” ,其中第一分会场是“当下的现实关切” ,来自伊拉克、叙利亚、尼日利亚、阿富汗和ICOMOS的学者和政府官员,分别报告了中东和北非地区已经和正在发生的人类文化悲剧。有的国家的学者因战争原因不能与会,只能发来视频向会议做陈述,更增加了会场中的凝重气氛。第二分会场讨论的是“文物的非法交易——禁止与打击” ,来自北非国家马里的例子说明战争与文物的掠夺与非法走私总是形影相随的,而发生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遗址破坏、文物盗窃、走私则提醒我们,即使在和平环境下,因基本建设、立法缺失等带来的文化遗产保护危机仍然值得重视。来自约旦、印度和中国等国家的学者则分享了他们在经济发展中考古遗址抢救性发掘和文化遗产保护方面所做的努力。笔者介绍了山东大学与耶鲁大学人类学系文德安教授在日照两城镇遗址所进行的考古项目及其所取得的成就,尤其对项目实施过程中公众考古活动的开展做了重点介绍;还介绍了山东大学参与的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等项目,指出此类在发展中国家非常普遍的“抢救性发掘” ,也是文化遗产危机的一种表现形式。

  第三分会场题目是“回应与行动” ,来自美国、欧洲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学者介绍了他们与战争受害国如马里、也门等在文化遗产战后重建、文化遗产紧急记录与入档等方面所做的努力。这些工作显示出文化遗产对于当地社区重建所起到的独特的凝聚力。该项讨论一直延续到14日晚,当晚美国斯密斯学会执行会长理查德·库仑博士介绍的该学会在伊拉克、叙利亚、海地等战争中或战后、灾后博物馆重建方面所做的种种努力,让人们体会到文化遗产保护在社区重建工作的重要性。

  11日晚和12日的讨论集中在文化多样性、文物保护与保存技术、作为人才与学科综合优势的高校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应起的作用等,共分为 5 个专题,即“文化多样性与文化遗产保护”“文化遗产的可持续性修复”“文化遗产数据与信息的巨大挑战”“文化遗产与高校的作用:教育与培训” 和 “马丘比丘案例讨论”等。 来自西安交通大学的和玲教授对该校与耶鲁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合作开展的陕西钟山石窟寺彩绘文物保护个案做了介绍。 与会者认为, 文化遗产保护的现实威胁来自恐怖主义、战争、盗窃、气候变化、自然灾害甚至是经济发展,科学技术可以减少这些威胁所带来的影响。其间,会议组织者、耶鲁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Stephen Simon教授有意安排了实验室参观活动,使校长和学者们认识到材料科学、化学、计算机等新兴科技手段在文化遗产保护和文物修复等方面所取得的最新成就,看到了科技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巨大潜力。耶鲁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成立于2011年,现有技术研究实验室、数字化实验室、文物修复实验室、可持续保护实验室、镜头媒体实验室和2015年新成立的建筑遗产实验室等。

  11 日晚间,伊莉娜·博科娃做了“全球文化遗产所面临的威胁与对策”的公开演讲。博科娃强烈谴责了发生在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也门、马里等国家和地区遭到伊斯兰极端主义破坏的文化遗产,她认为这些案例是一种“文化清洗”行为。她表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使命是“保护文化遗产,使之成为全人类共享的归属感、生存意义、美与创造力的来源。 “她还补充道: “文化遗产是光明和真理的源泉,对于我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如何理解自己和我们生存的空间具有重要意义。 ”她强调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冲突区域文化遗产保护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号召加强与各利益相关方的合作与协调。她指出,让人们认识到文化遗产属于全人类所有并推动此项工作,需要从教育、 科技、 法律、 公共政策等多个方面多管齐下,其中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会议开幕式及议题

  联合国第八届全球大学校长会议开幕式于12日下午4:30-5:30举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主旨演讲将此次活动推向高潮。潘基文首先对耶鲁大学苏必德 (Peter Salovey) 校长组织此次联合国第八次大学校长会议并将文化遗产保护列入主题表示赞赏与感谢。他指出,文化遗产塑造了我们人类社会。正如生物多样性一样,文化多样性对于人类物种的健康发展起着显而易见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对极端组织近年来持续不断的文化遗产全球性破坏表示极大的忧虑及强烈谴责。 “局地发生的文化遗产的毁坏就是对整个人类的侵犯” ,文化遗产的任何损失都是我们人类共同记忆的泯灭。作为人类家庭的一员,我们不能容忍我们的历史与认同就这样毁灭。

  “持续数年的大规格的文化遗产的破坏使得这一主题变得尤为急切而有意义。 ”重建、保护文化遗产, “重建的是历史、认同、文化和未来的希望。 ”他号召耶鲁及其他高校应该在文化多样性、安全、健康、低碳领域起引领作用。最后,他以“上善若水”四个字诠释他对领导力和文化软实力的理解,赢得师生们的热烈掌声。

  13日是参会校长、学者们的闭门会议,讨论全球高校文化遗产保护的挑战、实践范例和趋势,探索未来合作机遇。

  经过一整天的会议讨论,所有参加联合国第八届全球大学校长会议的学者们均认为,文化遗产对于联合国所担承的维护世界和平、安全、可持续发展和人类社会权利而言是必不可少的,但它正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正如生物多样性一样,文化多样性对于人类物种的健康发展起着显而易见的决定性作用。文化遗产的任何损失都是人类社会共同记忆的损失,将会大大降低我们的习得行为、经验建构和鉴往知来的能力。为此,参加此次会议的高校一致同意在教育、科研和社会倡导方面加强合作。在教育方面,强化对全球文化多样性的认知,将文化遗产保护设立为交叉学科专业,编纂课程模块。科研方面,支持旨在促进文化遗产保护可持续性发展方面的跨学科研究 (涉及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管理学和法学等),如提升数字技术在数据采集、标准设定方面的人文学科与自然科技的应用;重视研究由自然和社会、经济等人为因素所导致的文化遗产破坏行为,寻求综合治理方案,减少由环境污染、经济和社会发展对文化遗产保护可持续性发展所带来的冲击和影响,正面认识文化遗产对于社会凝聚力和经济发展所发挥的独特作用,提升文化遗产传承水平。社会倡导方面,唤起政府和国际组织对文化遗产保护及教育方面的重视,通过提供文化遗产保护的数据和信息,吸引并动员决策者和广大社会参与文化遗产保护,为文化遗产保护提供资金,制定并完善文化遗产保护公共政策及法律法规。

  所有参加联合国第八届全球大学校长会议的校长们也达成了如下共识:高校的联合无疑有助于提升文化遗产保护教育与科研方面的附加资源,因此有必要成立全球高校文化遗产保护联盟。目前,联盟倡议书与章程正在紧锣密鼓的制定之中。

我们的思考与建议

  应邀出席本次会议的中国高校有山东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两家,他们与耶鲁大学同行有着长期的合作经历,分别因其在考古学和文物保护技术方面的学科与专业优势应邀参会,具有一定代表性。为了与此次会议相呼应,在教育部科技司支持下,山东大学于 4 月 3 日举办了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山东大学校长张荣,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山东省文物局局长谢治秀,教育部科技司副司长高润生出席会议并讲话。来自北京大学、吉林大学、西北大学、四川大学、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大学和山东大学的学者就各自学校的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情况及未来发展进行了汇报交流。与会专家还就《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中国高校联盟章程》、《成立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中国高校联盟倡议书》有关内容进行了讨论,并对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中国高校战略联盟的成立达成初步共识。

  通过参与和组织耶鲁大学与山东大学这两次文化遗产保护研讨会, 我们深深体会到当下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紧迫感。 中国作为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 而且是历史文脉从来未曾中断的文明古国, 应该在全球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方面发出自己的声音, 做出自己的贡献, 这是历史的责任与使命使然。 作为文化与科技高地的高校, 更应该自觉担负起文化遗产保护这一历史使命。

  中国的文化遗产保护面临着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同的挑战, 如气候变化、 自然灾害和经济发展带来的工业化、 城镇化发展等, 但总的来说, 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所面临的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 应该在发展中予以解决。 近年来, 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 党和国家十分重视文化遗产保护事业,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文化遗产,提出让文化遗产 “活” 起来。 李克强总理专门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 部署加强文物保护和合理利用, 传承文化根脉, 凝聚民族精神。 这为我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指明了发展方向。

  从全球范围来看,文化遗产保护涉及到众多学科,不同专业。文化遗产的价值挖掘与阐释,主要来自考古学、历史学、人类学和民俗学等人文学科,文化遗产资源管理是法学、管理学的研究内容,可移动文物的修复与保护依靠的是材料学、化学等自然科学,而建筑等不可移动文物的修缮保护则与建筑学、规划学密切相关。数字和镜头技术的发展,为文化遗产的数据采集与传承提供了科技支撑。坦率而言,我国文化遗产在上述领域在全球范围内并不落后,有的还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但毋庸讳言的是,我国的文化遗产保护存在着理论落后于实践的现象。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遗产保护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存在着学理支撑不足的问题。与之相应,文化遗产保护存在着专业性、复合型人才不足的窘境。耶鲁会议上学者们提出的设立文化遗产保护交叉学科专业的建议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设想。

  实际上, 无论是在山大还是在耶鲁会议上, 多位专家学者均对科学技术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应用做了很好的理解与阐释。 山东大学校长张荣教授在耶鲁会议上所做的 《文化遗产保护: 中国高校在行动》 发言中, 阐述了科学技术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重要作用, 提出 “绿色保护” 和 “精准保护” 的概念。 绿色保护就是既要尽可能按照原材原构实现 “修旧如旧” , 同时要尽可能降低保护工作本身对环境和生态的影响; 精准保护即对文化遗产要进行精准探测、 精准考古、 精准分析和精准修护。 作为一位物理学家, 他倡导将尖端科技与文化遗产保护的结合,颇具前瞻性。 教育部高润生副司长在山大的讲话中提出, 文化遗产保护是国际人文交流通用的语言共识, 我国未来要承担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的使命, 形成引领性的发展模式, 加强国内外的协同合作, 在高校内部要注重高素质、 高质量的双人才培养, 加强对高校科技考古、 实验室和博物馆的保障性投入, 引起了与会学者的强烈共鸣。

  文化遗产保护是一项全球性的任务,高校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联盟的成立, 无疑是高校服务国家与社会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 也是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的战略机遇。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在山大会议的讲话中回顾了我国在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所取得的成就, 指出高校是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的重要力量, 高校成立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联盟十分必要,希望通过这一联盟的成立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文化遗产保护的理论道路。